故宫博物院 监制家具
好工好料好家具

群鹿图宝座

年代:乾隆时期(公元1736-1795)
器型简介:此件宝座为乾隆中后期后宫的宝座,坐背及左右扶手上部皆为螭龙纹,正面靠板雕刻宫廷画师郎世宁于乾隆中期所画《秋林群鹿图》,坐面攒框,面下低束腰束腰,托腮下回字纹牙板正中垂洼堂肚,鼓腿彭牙,内翻回字纹马蹄,下承托泥、垫龟足,这是典型的京作家具。

尺寸规格(mm)

Recommendation

产品推荐

耕织图顶箱柜

耕织图顶箱柜

年代:雍正时期(公元1723-1735)
器型简介:立柜对开两扇门,门板上有对称的满月式、梅花式、海棠式、花瓣式及委角长方形开光,内中雕《雍正耕织图》,共十一幅,开光之外衬以云纹地。外框嵌铜面页和活页,安鱼行拉环。四腿朝下,包铜套足。此柜四件组成,俗称四件柜,每两件为一对,此为其中一对,其造型、工艺均体现清前期的家居风格。
夔龙纹翘头案

夔龙纹翘头案

年代:乾隆时期(公元1736-1795)
器型简介:此案案面两端翘头,牙条、牙头一木连坐做,整体雕饰夔龙纹、卷草纹、缠枝牡丹。牙条与腿夹头榫结构,两侧腿间镶挡板,透雕拐子龙纹组成如意云头。四腿用方材,腿面饰拐子纹,足下踩须弥式拖泥。
蝠磬纹圈椅三件套

蝠磬纹圈椅三件套

年代:雍正时期 坤宁宫(公元1723-1735)
器型简介:椅圈接续柔美,浑然天成,扶手曲致圆润,背板无拼接,雕刻福磬纹有余,冰盘沿线脚,攒框镶藤,面下无束腰,罗锅枨,如意卡花。此椅可作为三件套摆放于书房、客厅等空间,也可做为茶桌、方桌、书案配椅舒适、简洁、大方。
如意磬纹条桌

如意磬纹条桌

年代:康熙早期 御用(公元1662-1722)
器型简介:此器束腰雕刻回纹示意缠绵不断,牙板祥云为底,雕刻如意、磬纹(庆),寓意吉庆如意缠绵不断,雕刻架够清晰,腿足光素,更显雕刻的生动传情。条桌的摆放比较随意,卧室、客厅、书房、茶室、多有摆放,常置于侧墙放置,厅堂多成对对称摆放。
攒格围子架格

攒格围子架格

年代:雍正时期(公元1723-1735)
器型简介:此器为方材,四层,第二层之下安抽屉两具,其高度为当人之胸际。栏杆用短材攒接出十字和空心十字相间的图案,表面全部打洼。此器选料及施工均精,用材大小,比例适宜。栏杆结构严谨,榫卯紧密,处处见棱见角,予人一种凝重中见挺拔的感觉,是清早期家具中之精品。值得注意的是下足间没有和整体意趣一致的牙条,牙头,而采用线条柔婉的壶门弧线牙条,此绝非率意而为,乃出于匠工的精心设计。其效果并不因此而感到不协调,反而有了可喜的变化。它为古代家具在某一局部变换手法提供了实例。
缠枝纹平头案

缠枝纹平头案

年代:乾隆时期(公元1736-1795)
器型简介:案面四面攒框镶芯板,面下无束腰,面沿、腿皆为洁素。牙条雕缠枝牡丹纹,一木连坐与腿足夹头榫相连。两侧腿间装横枨,腿内侧上下镶缠枝纹圈口,下承拖泥。
螭龙纹翘头案

螭龙纹翘头案

年代:乾隆时期(公元1736-1795)
器型简介:此案案面两端翘头 ,牙条 牙头一木做,牙头锼出如意云头纹花牙,牙条与腿夹头榫结构。两侧腿间镶挡板,透雕双螭纹。直腿平足,带托泥。据登记档案,此案原陈设重华宫。乾隆皇帝曾经在重华宫居住和举行茶宴。
缠枝莲八宝纹宝座

缠枝莲八宝纹宝座

年代:乾隆时期 (公元1736-1795)
器型简介:三屏风式围子,搭脑凸起成卷云如意状,后背雕刻缠枝莲花托起八宝(法轮、法螺、宝伞、白盖、莲花、宝瓶、金鱼、盘肠结)的“八吉祥纹"图案。座面攒框镶芯板,束腰打洼,牙板腿子雕刻回纹线,马蹄足下枨托泥。
如意凳

如意凳

年代:
方凳 餐凳
卷草纹带托泥圈椅

卷草纹带托泥圈椅

年代:雍正时期 (公元1723-1735)
器型简介:椅圈六接,衔接自然,线条流畅。靠板攒框做成,上部开光透雕卷草纹,下部雕云纹亮腿。靠背板和圈椅、座面相交处,饰镂空角牙,扶手出头和四足马蹄上透雕卷草纹。鼓腿膨牙,足下踩托泥。 可以考据在清代早期的制品,整体造型仍承袭明式,但是雕刻装饰具有清代风格。
框漆百宝嵌葡萄纹宝座

框漆百宝嵌葡萄纹宝座

年代:乾隆时期(公元1736-1795)
器型简介:宝座三屏式围子,搭脑凸起形同屏帽,并向两侧延伸成帽翅状。上面浮雕海水云龙纹,边缘雕回纹。后背雕刻、古树、落叶、葡萄等花景色图案,座面攒框镶板芯,面沿、腿、罗锅枨上皆双混面双边线,并组合成变体回纹,腿下承如意云头纹足。宝座以葡萄、回文及海水江崖等纹饰,表现出“多子多福”、“江山永固”、“延绵不断”的美好愿望。
云龙纹架子床

云龙纹架子床

年代:乾隆中期 出游狩猎用(公元1736-1795)
器型简介:束腰下有莲瓣纹托腮,鼓腿彭牙,内翻马蹄,床牙正中垂洼堂肚。床面竖六根柱,下装床围,上装床楣及倒挂牙子。有床顶及毗卢(佛)帽,整个床身采用透雕、镂雕、圆雕、高浮雕等多种工艺手法,通体装饰云龙纹,由于用材厚重,工艺精湛,使这件家具显得异常雄伟凝重,体现出清代家具高超艺术水平。